优优娱乐平台-优优娱乐官方网站|www.99uu.com【点击进入】

?
  • 机器人法律
  • lawTopic
  • 无人机“扰航”频发引众怒 业内:无视规则会害了所有人

            59日中午,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起降航线附近发现无人机活动,为保障民航飞行安全,12架次航班被迫飞往其他机场备降。北京时间“此刻”注意到,近一个月来,西南地区已有三地机场,发生了11起无人机干扰事件,导致上百架次航班备降,上万旅客出行受到影响。

    对于屡屡发生的“黑飞”,公安部设立了专门的应对研究机构。而无人机从业者们则认为,黑飞的根源是飞手的安全、法制意识不强。如果能加强宣传教育,就可能把“黑飞”杜绝在地面上。

     

    无人机再侵机场 一月“逼走”上百航班

    59日,有网友称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发生无人机干扰事件,江北国际机场新闻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北京时间“此刻”,59日中午1249分左右,塔台接到机组报告,在机场南部空域发现无人机活动。为保证飞行安全,共有12架次航班飞往其他地区的机场备降。另据机场官方微博称,机场的正常起降一小时后才恢复。

    工作人员表示,这架无人机被发现时,距离机场还有一定的距离,现在还不能确定其在地面上的垂直位置,但肯定属于净空保护区内。目前,机场方面已经报警。

    北京时间“此刻”注意到,近一个月内,成都、昆明、重庆三地机场已发生11起无人机干扰航班飞行的事件,导致上百架次民航客机无法正常飞行,上万名旅客的出行受到影响。

    其中,417日到430日,两周的时间内,成都双流机场附近连续发生9起无人机干扰航班飞行的事件。其中421日下午,三个小时内,就有4架无人机干扰航班,导致58个航班备降,4架航班返航,过万旅客被滞留。51日,昆明机场遭无人机干扰导致28个航班备降、4个航班返航,10个航班挤压,近6000名旅客出行受到影响。

     

    无人机被当玩具 业余飞手屡屡犯规

    一年以来,“黑飞”干扰飞行的事件屡屡见诸媒体,在专业无人机飞手看来,这些事件大多是由于飞手的不专业,对净空区域的不熟悉造成的。

    王凯作为专业飞手,他在5年前入行的时候,市场上只有专业的无人机,普通人买不起,也玩不转。但现在,消费级无人机大量进入市场,价格一下缩到了原来的十分之一,两三千元就能买到一台。而且,控制系统越来越先进,不用培训也能轻松飞行,这给了很多飞行爱好者圆梦的机会,因此,无人机拍客也越来越多。

    但问题随之而来。

    群体迅速扩大的同时,王凯发现,操作的“傻瓜化”使得很多人只把无人机当做一种玩具,根本不去了解相关法律法规和其危险性。

     

    高空飞行的无人机

    王凯曾经带过一个短期的培训班,除个别人外,20多个业余飞手,都认为净空保护区是指机场上方。但实际上,这是一个长宽十几到几十公里不等的庞大区域。今年以来,重庆机场发生的两起黑飞入侵事件,都是在距离机场几公里远的位置。“这些飞手很可能就是因为不知道净空区的范围,才闯下了大祸。”

    “很遗憾,国内有不少适合航拍的景色都在净空区和其他禁飞区里。”王凯表示,他也希望用无人机拍到别人看不到的画面,但作为从业者他不敢去飞。一来,是怕黑飞被抓而丢了饭碗,二来,也怕真的引发什么事故。第三,则是担心黑飞事件频发,会让本来处于“民不举官不究”的无人机飞行面临更加严厉的限制。“之前有人在净空保护区里航拍了南方的一个机场,还在论坛里晒照片,后来被大家给骂出去了。”王凯说得咬牙切齿,在他看来,无人机已经处在风口浪尖,一个人的违规飞行,很可能会害了所有的飞手。

     

    技术管控易破解 公安成立应对机构

    与王凯描述的业余飞手不同,梁颂虽然是业余飞手,却对禁飞区心知肚明。他告诉北京时间“此刻”,自己的无人机在出厂时就设定好了电子围栏,在禁飞区内,飞机是无法启动的。为此,他每周都要到北京的远郊进行飞行,以躲开北京市覆盖六环以内的庞大禁飞区。

    但有些无人机爱好者并不像他这样守规矩。一些人会通过技术手段更改电路阻挡GPS定位信号,或是“黑”进无人机系统里更改设置,以便达到在禁飞区内飞行的目的。“感觉禁飞区就是给守规矩的人划的。”

    “想阻止无人机很难。”北京翼安培无人机培训学校的经理刘坦告诉北京时间“此刻”,目前用于阻止无人机进入的手段通常是设置电子围栏,让飞机在靠近禁飞区域时自己躲避。还有一些部门配备了车载或单兵干扰器,可以干扰甚至劫持遥控信号。另外,一些在低空飞行的无人机也可以用网绳枪捕获。

     

    反无人机干扰器

    但这些措施有一定局限性。电子围栏可以被破解,干扰器和网绳枪要在发现无人机之后才能使用。目前消费级无人机个头小,噪音弱,机场现有的雷达难以发现,肉眼辨识也会受到天气、光照的影响,效率不高。而且,等发现无人机时,危害可能已经发生了。

    据媒体报道,公安部已经协同公安大学成立低空安全防范联合实验室。实验室提出的解决方案之一是设置专用的低空探测雷达,发现无人机后跟踪其降落方位,解算出坐标后,联动警方快速抵近抓获嫌疑人。

    但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秘书长、无人机管理办公室主任柯玉宝告认为,应该依靠对法律法规的宣传,让飞手了解无人机“黑飞”的危害,以及“黑飞”可能付出的沉重代价。让飞手能从自身做起,把“黑飞”杜绝在地面上,相比危害出现后再去查处,省下了大量的人力物力。

     

    飞行范围严格 黑飞或涉刑责

    柯玉宝介绍,按照《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》,无人机只能在专门分配给无人机系统运行的隔离空域内飞行。同时,在隔离空域内也只能进行视距内飞行,即范围半径不大于500米,人、机相对高度不大于120米。但实际上,很多飞行爱好者都飞出了这个范围。

    柯玉宝告诉北京时间“此刻”,“黑飞”行为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》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飞行规则》、《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空中交通管理办法》等法律法规,如果给民航客机的运行带来了严重的安全隐患,可能还会涉嫌危害公共安全。

    北京时间“此刻”注意到,20131229日,北京某公司员工操作无人机进行测绘,导致多架次民航飞机避让、延误。其总经理牛某被平谷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6个月,缓刑2年。实际操作无人机的员工也被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6个月,缓刑2年。(本文由中国首家互联网法律+O2O第一门户——猎律网整理)

    [打印文本] []
    ?
    全部评论(0
    TOP Bookmark